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

where's love?19 (第一部完)

19.


『我們分手吧……』他那張蒼白的臉在風中對我說這句話。『你在說什麼啊!』
『活著的時候,只是分手;死了,就是永生的離別!』
『你在說什麼傻話啊!戀人分手,那刻在我心裏便當他死去。爾後是另個他。』
我看著他,他顫抖著嘴唇,望著湖的另一畔。『我會陪你到最後,我可是你老公呢!』
下午我們溜出了病房,站在醫院的湖邊看著水面漣漪。風有點大的時候我建議回病房。
可是士灴他不想走。『佑。抱我。』我從這棵樹奔去,用身體為他擋風。
他手放上我勾住他的手背。他開始哽咽。
『你可以擁有我的永遠,而我卻無法擁有你的永遠。』
他緊緊的抱住我。開始有了哭泣。我可以給的,我可以承諾個永遠。
『你可以的。我答應你,我不會再愛上其他人。』除了士灴,我不想再愛上其他人了。
抿嘴的他,眼眶盡成了湖,水滿便溢出來。他伸手貼在我的臉頰。
『親愛的,別傻了。答應我,你還是要保有愛人的力量!』我站得直,只想成為他的依靠。
『一定會有人品嚐過你的愛後,會緊緊握在手中,像是個寶貝般,捨不得丟棄。』
士灴抓緊我的手。他的手心磨著我的手背。我知道他不捨得離開。
『生命是班列車,只是我的列車比你先開了。而我在終點站等你。』
我用力的抱緊。我知道這是他燃燒最後生命很堅強說出的話。我努力地點頭。
他認真地看著我:『我不在的時候,你會自己照顧自己嗎?』
『你不在的時候,我會自己照顧自己。』
同樣的湖畔,景色依舊,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這裡,雙手抱著自己吹著風。


士灴走的那年32歲,而今年我與他同年了。


下午我無心上班,便請了假。我想看海,我想聽著那聲音從海上漂來。
捷運車廂裏往外看,烏雲漸漸靠攏,彷彿是陰天來到。
我想起士灴吵著要看海的午后。我別過頭,緊盯著窗外,不讓人看見我異狀的臉。
轉了公車,來到沙崙。繞過阻礙,海便在前方。那個聲音高亢的歌手英年早逝。

士灴一看見海,便成了小孩子,脫光衣褲直往海裏鑽。不顧沙灘上喊著的我。

站在這張望的我,抬頭已是烏雲密佈,再不久,雨便要降生。
我驚慌的在包包裏掏出摺疊黑傘撐開。雨著實的下著,鏗鏘的打在為我遮蔽的傘布上。
這片荒蕪的沙灘,溼濘的難以行走,舉步維艱。回首那些痕跡,就要消失了。
我還可以聽見光溜的他像條人魚似的在海上喊著我的名字。
他揮著抱過我的強壯手臂,向我招手。臉上已經不知道是不是雨水打了進來。
如果此刻,我把傘丟了,往他在的地方狂奔而去,我是不是可以冰冷的擁抱他?

費了力氣,我站在駁油路上,走在荒蕪之徑,還拚命的回頭。
落在地面的雨滴如人型竄逃。 黑傘遮蔽了眼前的路。
下著雨,不清楚灰濛濛的視線,我可以停佇哪也不去,但只要想走,便可以向前。
長長的路,有風有雨,我已經走到這。再回首,伊人已離。
我撐著傘,折回漁人碼頭。而遠處坐著的人那兒已經放晴,像是沒下過雨般。
地是乾的,地是溼的。雨天與晴天的交界,我就要跨過去了。
坐在盡頭處,望著遠方的人,注意到了我的腳步。
私人回懵,傘下觸目。


「阿中!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







(第一部完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